您的位置: 首頁 >產經 >

全國百家媒體走進茅臺,與李保芳談了這些話題

2019-10-26 17:45:51 來源:

10月25日,由貴州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組織的2019全國百家媒體走進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宣傳活動首站走進茅臺集團。

座談會現場

在參觀采訪結束之后,茅臺集團舉行高規格的媒體見面會,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李靜仁,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王焱等茅臺高管與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等中央、省內外和行業的100余家媒體代表圍坐一堂,進行了一場開誠布公的交流。

“對于‘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概念的提出,茅臺如何看?”

“千億之后,茅臺的方向是什么?新的增長極在哪里?”

“在‘文化茅臺’建設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座談會上,媒體代表聚焦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和茅臺發展的若干重大問題,提問熱烈而有序。而茅臺高管則以開放心態直面熱點問題,坦誠回應社會關切,贏得了掌聲連連,讓大家看到了一個更加開放而自信的茅臺。

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答記者問

如何打造“核心區”:茅臺提出5點建議

“‘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的概念,對貴州來講是第一次提出,它的外延和內涵怎么來界定,還需要我們政府、白酒行業和企業認真去考慮。”座談會伊始,李保芳就結合活動的主題,開門見山地談了自己的理解。

對于此次活動提出的“核心區”概念,李保芳認為是客觀存在的,茅臺也贊同這種提法。“赤水河流域的醬香白酒,已經形成了相當的規模,并且還會繼續擴大,而且貴州大的醬酒企業,都在距離茅臺50公里到100公里的范圍。”

“我大概算了一下,這個區域已經具備超過20萬噸的醬香酒的生產能力,兩年之后將會超過30萬噸。”在李保芳看來,一個產業在區域內形成了聚集效應,成為支柱產業,并且在中國占有重要的地位,那么就應該去研究產區的帶動性,關注它如何健康、持續、有序發展。因此,他希望媒體在宣傳報道時,既要宣傳龍頭企業,比如茅臺,更要突出產業化發展和核心產區的概念。

如何把赤水河流域打造成為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基地核心區,將其打造成為貴州白酒的標志性品牌?李保芳在會上提出了幾點建議:

首先,不能偷工減料。“在茅臺酒的生產里面,用的高粱是不是當地的,都是嚴格要求的,任何外地高粱都不能生產茅臺酒。”李保芳以茅臺酒的生產為例,告誡貴州酒企要想釀出好的醬香白酒,一定要用真正的當地紅高粱,并且堅守傳統工藝,堅持規范操作,“只有這樣才能做出好的醬酒,才能成為代表貴州的標志性品牌。在這方面,來不得半點的虛偽。”

其次,要打好生態牌。良好的生態,對白酒產業尤為重要,酒企必須重視環保問題,要綜合施策、綜合規劃。

第三,要抱團發展。中國的白酒產業,大中小企業并存,在這種情況下,貴州白酒要抱團,大的幫小的,好的幫差的,實現共同發展。

第四,政府要加強指導和協調。“茅臺只能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更多還得靠政府指導、協調。比方說生態立法,對赤水河流域實施最嚴厲的保護,以及建立匹配醬香酒產能規模的原料集群等。”

第五,發展規模要適度。“因為當地的環境承載能力不是一個無限的空間,所以現在提出的核心區的發展規模上面,還需要我們理性的去認識。”

在李保芳看來,醬酒的核心產區也好,生產區域也罷,地域特征非常明顯,不可以復制,離開了赤水河,就釀造不出正宗的醬香酒。

茅臺集團總經理李靜仁主持座談會

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王焱介紹茅臺情況

省工信委投資處副處長張鳳出席

“千億”之后怎么走:健康、穩定、可持續

市值過10000億元、股價超1000元、收入上1000億元,這是茅臺年初提出的三個“小目標”。如今行程過半,三個“小目標”,前面兩個已經實現,“千億”茅臺也近在咫尺。

“千億”的實現對于茅臺意味著什么,“千億”之后,茅臺的方向是什么?新的增長極在哪里?隨著“千億”茅臺的走進,這些問題也成為座談會上大家關注的焦點。

“對茅臺而言,這意味著我們登上了一個新的臺階。”李保芳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中國的白酒企業目前還沒有一個銷售收入達到1000億,所以不管是誰,中國的白酒產業有企業能實現1000億,對整個白酒產業來說都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

李保芳在會上還提到了茅臺和五糧液的“千億之約”——今年年初,李保芳率隊到五糧液,和五糧液董事長李曙光約定,攜手在2019年共同破千億、共創中國白酒新時代。

“到元旦的時候,如果五糧液真的實現了1000億,茅臺一定率先給他們發個祝賀信。”李保芳說,如果茅臺和五糧液都能實現1000億,那就說明中國白酒行業最近幾年的發展是健康有序的,這不僅是行業和企業努力的結果,更得益于國家的政策和宏觀環境的拉動,帶來了企業的飛速發展,所以茅臺也在受益。

最近,茅臺三季度報公布以后,有觀點認為,茅臺增速放緩了,“千億”目標有點懸。對此,李保芳作出肯定回答:茅臺增速并不慢,千億茅臺一點都不懸,一定會實現。

“我認為第一到第三季度,茅臺的整個數據和報表是正常的,是健康有序發展的,實現了我們的預期。一個企業每個季度都保持20%以上的增長,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回答“千億”以后怎么走這個問題時,李保芳用“健康、穩定、可持續”作答。他表示,茅臺在發展戰略問題上,不會過多的考慮其他的航道,還是會突出茅臺的主業,立足于在酒這個領域做得更好。“做自己最擅長的東西,一定能做得很好。”

“總的來講,今年即使實現了1000億,茅臺也不會按部就班的干,我們還是要加快發展茅臺,但是加快發展不等于盲目發展,我們會避免出現大的風險和決策失誤,會認真地、理性地去考慮這些問題。”

記者提問

“文化茅臺”怎么做: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走下去

不久前,經過十幾個月的醞釀與修改,茅臺正式推出《“文化茅臺”建設指導意見》和《“文化茅臺”建設實施方案》。這兩個文件的出臺,標志著“文化茅臺”戰略的全面啟動,在業界引起巨大反響。

有業內人士認為,跨過萬億市值,茅臺有了更加寬廣的發展視野和市場布局。而從“茅臺文化”到“文化茅臺”,正體現了白酒正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型。

不同于市值、股票、銷售收入等可以量化的指標,更加偏向于內在修行的“文化茅臺”,要怎么做才能把茅臺的軟實力提升到一個新高度?對此,李保芳表示,“文化茅臺”不是一個時髦的名稱,有很多實質性內涵,需要一步一個腳印地把它做好。

他說,目前“文化茅臺”建設還在探索過程中,在明年年度工作會上,會把“文化茅臺”建設的兩個重大問題說清楚:一是“文化茅臺”究竟是什么,二是要確定“文化茅臺”的階段性目標和切入點。

李保芳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達,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文化茅臺”的建設,都將是一個開放的命題,不會一蹴而就。今年以來,也有很多的人參與到“文化茅臺”建設中來,為茅臺出主意、提建議。

“有學者提出‘文化茅臺’應包含企業文化、文化工程、文化公益三個方面,我非常贊同。”李保芳說,茅臺走到今天,“文化茅臺”已經到了不得不提的階段,從小作坊到今天的大企業,茅臺要做的已經不僅僅是賣酒的事,更多要從文化方面去考慮可持續發展。

他表示,下一步,“文化茅臺”建設還要進一步探索,要更廣泛征求專家、學者、有識之士的意見和建議,踏踏實實走下去。

記者提問

談茅臺酒市場供給:供不應求會是常態

“茅臺酒產能是不是能滿足市場的需要?答案是不能,沒辦法滿足。”在談到茅臺酒市場供給時,李保芳直言不諱地回答記者提問。

“生態環境的承載能力不允許茅臺無限地擴張。根據茅臺的大氣環境,赤水河的水質、流量和廠區現在的面積,核心區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約15平方公里,原則上不會超過這個范圍。所以茅臺現在產能擴展到5.6萬噸,是經過了科學論證,多種因素綜合評分之后,得出的結論。”

李保芳說,茅臺酒基酒將在2025年實現滿負荷的生產產能全釋放,茅臺酒基酒達到56000噸,其中能達到茅臺酒的基酒理化指標,能夠投放市場的大概有45000噸。

“45000噸是什么概念?就是9000萬瓶酒。我多次講過這個觀點:中國現在是14億人口,明年基本實現小康,能喝得起茅臺酒的人會越發增多。我就在想,9000萬瓶和14億人的關系。實際上,中國人就大年三十那一頓飯,就那么一瓶酒擺在那兒,要喝不是一夜之間就喝完了嗎?”

“茅臺酒的產能是一個不變的數,而消費卻以幾何級數地在增長,所以市場供不應求的這個問題,日后會是一個常態。”李保芳認為,既然供不應求形成常態化,茅臺更要做好兩件事:一是做好品質,堅守工藝,堅守品質,確保茅臺酒的質量不變味;二是做好服務,今后的服務隨著物流的暢通會越來越好。

同時,李保芳也表示,未來會盡量在現有基礎上,把醬香系列酒的規模再擴大一些,讓更多的人都能喝上更好的醬香酒。“但是醬香系列酒的產能也不是可以無限制地擴大的。”

“茅臺既要做好讓大家喜歡的事,更要不忘初心,堅守質量,堅守工藝,做好自己這瓶酒。”李保芳說,茅臺現在是一個百年老店,我們希望把他做成中國的一個千年老店,讓人們世世代代都能喝到好的茅臺酒。

座談會上

媒體席上

談食品安全:“舌尖上的安全”是最大的事情

在談到食品安全時,李保芳一再強調,“舌尖上的安全”,這是最大的事情。

他說,酒雖然不是我們生活的必需品,不像大米、面粉、白菜那么天天吃,但食品的安全不能出事兒,茅臺對食品安全的監管,對制度的建立和執行,都是非常嚴格的。“做企業就是做良心,連食品安全都不保,那企業還怎么做?所以茅臺在這個問題上一定會承擔起社會責任,不會唯利是圖。”

“茅臺在生產的過程中對食品安全指標的監控,是非常嚴格的,不管任何環節出了問題,都不會讓不合格的基酒進入庫房;基酒入庫貯存到勾兌包裝出廠,不合格產品我們是不會讓它走向社會的,茅臺投放市場的產品是沒有瑕疵的,百分百合格。我們每一個季度還會對食品安全進行評估、監測,除了第三方檢測,還有國家檢測。所以請大家放心。”

李保芳說,從制度建設上講,茅臺執行的是最嚴格食品安全的制度,全生產全過程、全鏈條體系,現在是完整的。從機制上講,我們全生產過程、全產業鏈的監管,從土地上種植有機高粱就開始了,到最后把茅臺酒糟做成有機肥投入有機高粱的種植,從土里來又回到土里去,茅臺實現的是一個吃干榨凈的循環過程。

在談到茅臺生態循環經濟產業鏈時,李保芳表示,目前已經實現對酒糟的循環利用,對窖泥、冷卻水等廢棄物的開發利用正在研究中。“比如降低生產用水量,還可以通過風對冷卻水進行降溫也可以降低用水量,降低就意味著減排,這即有環保效益,也有經濟效益。未來,我們會逐步地完善茅臺的循環鏈條。”

“從資源來講,從循環經濟的理念來講,沒有什么東西是廢棄物。上一個環節的廢棄物就是下一個生產環節的原料。用這么一個理念去做的話,茅臺完全可以做得很好的。”李保芳表示,茅臺正在朝這個方向去努力,爭取花幾年的時間在環保問題上下大力氣,讓茅臺在環保方面也成為一流的企業。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精彩推薦

圖文推薦

點擊排行

Copyright 平安財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聯系QQ2807158082

本站除標明“本站原創”外所有信息均轉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