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期貨 >

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的春天到了嗎

2019-08-12 14:59:04 來源:億歐

截至2017年10月,全國P2P網貸貸款余額達到1.234萬億元,如果按照10%至15%的壞帳率保守估計,其可能形成的壞帳余額應該在1234至1851億元之間。近年來,國內經濟呈現持續性的下行趨勢。信貸多年持續增長,影子銀行諸如民間貸款、未受監管的互聯網融資為信貸擴張貢獻了相當一部分規模。在此大背景下,不良資產處置市場逐漸擴大,隨著不良資產處置市場逐漸觸網,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也漸成規模。

下文主要介紹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模式及其面臨的挑戰。

一、不良貸款持續攀升

近年來,我國經濟環境整體呈下行趨勢,銀行業不良貸款余額持續攀升,銀監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81%,呈持續攀升之態。與此同時,非銀金融機構及大型企業違約現象增多,延期兌付頻現;通過互聯網放貸的金融科技公司諸如P2P網貸、互聯網助貸放貸規模持續放大,相關風險日漸積聚。

據零壹數據統計,截至2017年10月,全國P2P網貸貸款余額達到1.234萬億元,如果按照10%至15%的壞帳率保守估計,其可能形成的壞帳余額應該在1234至1851億元之間。

另據國家互金安全技術專委會秘書長在2017年11月7日的公開活動披露的一組數據:從事現金貸業務的平臺多達2693家,通過網站、微信公眾號和APP三種形式運營現金貸業務的平臺分別有1044家、860家和429家;如果按P2P網貸的平均交易規模和15%的壞帳率估算,現金貸形成的壞帳基本在3200億左右;考慮到現金貸與P2P網貸概念存在一定的重合,我們認為,P2P網貸與現金貸平臺的隱含壞帳應該在5000億元上下。綜合考慮銀行業、非銀金融機構、傳統民間借貸、企業應收賬款和新興的互聯網金融等業務形態,我國不良資產整體規模應該在5萬億上下。

壞帳的攀升也迅速催化了不良資產處置市場,不過國有或地方性資產管理公司(即AMC)仍然占據了絕大部分市場。憑借牌照和融資能力的優勢,AMC基本包攬了銀行、非銀金融機構以及大型企業的不良資產處置業務。

二、不良資產處置互聯網化的兩個趨勢

除開傳統的不良資產處置外,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也逐漸發展起來。

一方面,資產管理公司、商業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積極探索"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新途徑,借助互聯網渠道進行不良資產處置,其典型的例子是通過淘寶拍賣平臺消化資產。

根據零壹數據的統計,截至2017年11月17日,淘寶拍賣"金融資產"頻道累計上線了3842個拍賣項目(同一項目多次上線競價只計算一次),至少63家機構(資管公司、商業銀行為主)發起了拍賣活動,這些金融資產評估價值合計528億元左右(多次拍賣的項目按第一次拍賣的評估價計算)。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均發起過不良資產拍賣,中國信達是淘寶拍賣平臺上發起拍賣評估價值最高的機構,累計達到236.4億元,其余三大AMC均與淘寶拍賣開展合作,相關數據如表1所示。

當前,傳統金融機構的在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嘗試已經不止于點對點地在互聯網平臺處置資產,一些金融機構正在搭建專門的線上系統連接不良資產生產方與交易平臺。一個較典型性的例子是,近日招銀前海金融研發的"不良資產開放式營銷管理云平臺(NPAMP)"可以幫助金融資產交易機構前端與商業銀行、交易平臺進行雙向對接,建立信息發布、撮合交易與資金清算為一體的綜合性平臺。

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的春天到了嗎?

另一方面,在經濟環境、技術條件以及積極政策的推動下,不少互聯網公司正在加速切入不良資產處置市場。零壹研究院發布的《"互聯網+不良資產"發展報告》指出,截至2016年1季度末,與不良資產相關的互聯網公司約在25-30家。據零壹數據估計,截至2017年10月末,相關的互聯網公司應該已超過400家,提供催收服務的占到了絕大部分。這些公司通常擁有較為突出的技術能力,對不良資產處置業務有一定理解,選擇單點或者多點地提供互聯網不良資產業處置服務。

三、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業務模式及其基本邏輯

如表2所示,目前參與不良資產處置市場的互聯網公司業務模式大概可以分為以下幾類:資產撮合類、數據服務類、撮合催收類以及眾籌投資類。

(一)資產撮合類公司的業務邏輯可能是最為簡單的,搭建一個互聯網平臺撮合不良資產交易雙方。穩定的流量是決定這類業務長期持續的基本條件,目前,全網影響最大的資產拍賣平臺是"淘寶拍賣",三年左右的時間里撮合的金融資產價值超過500億人民幣(按評估價計算)。從交易形式看,金融資產交易所也屬于資產撮合類平臺,目前全國的大部分交易所均已實現線上化,但相對淘寶等平臺而言,其互聯網特性相對較弱。

(二)數據服務類公司主要提供純粹的數據產品,為信貸企業或者清收服務企業提供數據查詢服務。比如債務人的具體信息,幫助找到債務人的新增或隱匿財產,提高不良資產的處置效率。

(三)撮合催收類公司主要提供信息中介服務,這與資產撮合有共通之處,如果說資產撮合公司連接了不良資產所有者和競拍者,則撮合催收類公司則連接了委單人和清收方;但撮合催收類公司距離不良資產處置末端距離更遠。另外,撮合催收類公司與數據服務公司的業務亦有相似之處,也擁有一定的數據資源,尤其是催收方面的信息。一般說來,撮合催收類公司也自營催收業務,提供委外催收服務。近兩年來,消費信貸尤其是通過互聯網達成的小額個貸規模迅速擴張,對數據、催收的需求亦在與日俱增,這些公司近兩年得到了快速發展。

互聯網化的催收服務中,通過自建模型評估催收難度,視催收難度不同進行差異化定價,由此收取一定比例的催收費用。線上催收的方式應用較多,比如電話、短信催收;在此過程中,IVR(InteractiveVoiceResponse,即互動式語音應答)技術通常被用于降低人工成本。不過,人工催收仍然是必須的,互聯網催收公司通常也需要設置線下處置網點或者與線下團隊合作。

(四)眾籌投資類平臺通過線上眾籌、分紅,線下購置、處置來運作不良資產。即平臺從投資人手中眾籌資金,以一定的折扣購買某一個特殊資產(一般為房產和汽車抵押類),再對資產進行靈活處置,眾籌用戶和平臺分享處置收益(買賣差價)。與以上三類模式的平臺相比,這類模式的平臺資金流向最為復雜,一共存在3個資金處理過程:1、通過眾籌平臺向投資人籌措資金;2、處置不良資產前后的資金轉移;3、最終的投資收益分配過程。

四類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公司的業務邏輯從兩方面出發:

一是圍繞不良資產處置的固有環節提供技術改善服務,比如迅速的信息匹配、關鍵環節的技術輔助、運營流程的改善等等,表2中前三類業務形態均遵從該種邏輯。對這類公司而言,他們必須擁有某項優勢來解決不良資產處置的某些問題,或者是提供一攬子服務攻克痛點。

二是直接切入不良資產處理鏈條,取代原有的公司,比如眾籌投資類不良資產處置公司。這類公司本質上進行的是資源整合匹配業務,他們必須在不良資產處置業務本身上具有相對優勢,在資產來源、評估、以及最終處置等環節擁有專業能力。

理論上,兩類業務都具有較為廣闊的市場空間,因為在不良資產形成、撮合、處置的全流程均可以互聯網化。不過目前來看,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還未涌現出一批較為成熟的平臺,業務開展高度依賴傳統金融公司。

四、風險與挑戰

總體看來,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仍然是一個藍海市場。其一,不良貸款持續增長且大范圍的債務危機還未爆發;其二,基于互聯網達成的信貸天然與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契合度較高,因而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是一個巨大的促進因素;再次,科技手段的發展有助于提高不良資產處置的效率;此外近年來鼓勵不良資產業務創新、推進不良資產證券、不良資產收益權轉讓試點程序和標準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出臺,為規范有序開展不良資產經營主營建立了良好的外部政策環境。

不過硬幣的另一面,互聯網不良處置的過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風險。首先,互聯網不良資產市場逐步打開可能擴散了一些社會風險。最典型的當屬互聯網民間催收行為,比較常見的兩類催收:1.線下威脅、恐嚇的方式,比如"裸條"借貸逾期后債務人被曝光;2.網上肆意披露債務人隱私信息。以上手段都存在違法犯罪的嫌疑,事實上已經遭到社會輿論的強烈反對。需要正視的一個事實是,暴力催收并不是因著互聯網的發展而產生的,而是說,互聯網可能擴大了暴力催收的影響范圍。

另外,傳統不良資產處置面向的投資人具有特定受眾,通常是專業人士或機構,但互聯網的開放性使得不良資產投資人的門檻迅速降低,比如通過眾籌的方式購買不良資產的投資人通常并非高凈值人群,風險承受能力不高。同時若從效率上看,互聯網平臺雖然可能提高了觸達投資人的機會,但并不一定能提高效率,比如,淘寶拍賣平臺雖然具有流量優勢,但競拍者數量并不多。

不良資產處置市場的互聯網化進程實際上還存在諸多窘境:

比如資質問題,最明顯地體現在資產撮合類及催收服務類機構,試舉一例,淘寶拍賣在事實層面上搭建了一個不良資產"拍賣"平臺,但其本身并無不良金融資產處置的資質,因此在淘寶拍賣平臺上并不突出競拍資產為不良資產,而是將其標注為AMC或商業銀行持有的一般性金融資產;互聯網催收業務也面臨著類似問題,"討債公司"上世紀90年代就已被禁止,在不良資產催收上,僅四大AMC和律師事務所類機構被允許,因此其他機構的不良資產催收可能存在一些超范圍運營的問題。

又如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市場相對零散,可能在資產處置結果上存在瑕疵。從各種角度看,不良資產處置實現全流程的互聯網化是可能的,然而從目前的市場現狀上看,互聯網切入的環節相對零散,或是提供數據服務,或是撮合服務,或是輔助性的資產評估服務,很少有互聯網平臺提供全流程的不良資產處置服務。這種現象的產生有其合理原因,不良資產處置是一種非標準化業務,項目差異大、專業性強,對人力高度依賴,而互聯網技術更擅于處理一些高頻率的簡單操作,而在專業經驗和人才儲備等方面相對欠缺。

當然,另一個關于不良資產處置互聯網化的重要迷思是,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雖然屬于科技進步,但多大程度上推進了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數據是否可用、催收模型及策略是否有效、嵌入技術力量的運營流程多大程度改善了舊流程以及資產最終處置環節如何疊加互聯網技術等問題目前看來還未有結果。

五、小結

綜上,在經濟下行、信貸擴張的宏觀經濟環境之下,不良資產處置市場同步擴大。加之互聯網技術的進步以及互聯網金融規模擴大的積極影響,不良資產處置的互聯網化也進一步加速。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的業務模式分為四類:資產撮合類、數據服務類、撮合催收類以及眾籌投資類,四類模式各有特點也有其優劣勢,但總體來看或是通過圍繞傳統不良資產處置的環節有針對性地提供改善服務,或直接參與到部分流程之中。目前看來,互聯網不良資產處置市場近幾年有所發展但亦有部分掣肘因素,比如信用風險可能大規模擴散、不具備相關業務資質、業務零散等問題。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精彩推薦

圖文推薦

點擊排行

Copyright 平安財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聯系QQ2807158082

本站除標明“本站原創”外所有信息均轉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浙江6十1开奖号码